寨沙侯台新闻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福建华通银行扭亏为盈赚得370万元 高管频换帅或因“水土不服

福建华通银行扭亏为盈赚得370万元 高管频换帅或因“水土不服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冉东学见习记者徐小媚从北京报道

另一家私人银行宣布了2019年上半年的业绩。

近日,永辉超市发布了2019年半年度报告,其中福建华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建华通银行”)出资101.86万元。

基于永辉超市27.50%的股权,福建华通银行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为370.4万元,首次扭亏为盈。财务结果显示,本行实现营业收入8926.06万元。

在此之前,福建华通银行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其高级管理层变动频繁。麻袋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苏·肖睿告诉《华夏时报》,私人银行高级管理层的频繁变动可能会导致“水土不服”。许多私人银行高管都有传统的银行经验。

苏肖睿还表示,民营银行的发展处于不同的水平。以少数民族银行和互联网商业银行行为为代表的互联网银行牢牢把握第一梯队的优势,通过集团高质量的互联网渠道发展业务,取得了良好的成绩。然而,一些私人银行还没有确定自己的战略方向,也没有形成自己独特的业务。

福建华通银行扭亏为盈

2017年1月13日,福建华通银行在福建平潭注册,注册资本24亿元。其法定代表人李超于2017年1月16日正式开业。这是福建第一家私人银行。

福建华通银行由永辉超市和7家福建民营企业共同创办。永辉超市是主要股东,持有27.50%的股份。其余7家为阳光控股有限公司、福建星恒投资有限公司、福建新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三棵树涂料有限公司、福建潘潘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福建三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和福建神农食品有限公司,分别持有26.25%、9.9%、8.85%、7%、7%和6.5%的股份。

其股东包括零售、制造业、消费品、教育、房地产和许多其他领域。福建华通银行可以结合股东单位的经营特点及其在供应链、农业、房地产、大数据等方面的资源,为小微企业、“三农”、社区居民和消费者提供金融服务。

财务数据显示,福建华通银行上半年净利润超过370万元,首次扭亏为盈。据官方网站年报显示,福建华通银行2018年净亏损5038.88万元,营业收入1.74亿元,不良贷款率3.16%,而2017年亏损1.67亿元,亏损金额开始逐渐收窄。

截至2019年6月30日,福建华通银行总资产为71.84亿元,比年初的42.36亿元增长69.59%。负债总额49.98亿元,比年初的20.53亿元增长143.45%。与其他拥有数百万总资产的民营银行相比,福建华通银行明显落后。

业务方面,截至2018年,福建华通银行共向小微企业发放贷款1.69亿元,贷款余额1.47亿元,其中1.04亿元用于普惠性小微企业,1.01亿元用于贷款。截至2018年底,本行贷款拨备率为4.77%,资本充足率为60.10%。

与其他民营银行不同,许多获批的银行专注于服务该地区的中小企业,而福建华通银行则定位为“科技金融企业”。

福建华通银行自两年多前成立以来,采用了“金融导向、互联网导向”的商业模式,围绕“供应链金融、普惠金融、消费金融”构建了核心业务框架,致力于建设网上银行和线下银行的融合。

此前,网上供应链金融平台是福建华通银行提供的一个网上供应链金融服务平台,专注于“科技与金融助微惠民”,旨在利用互联网技术,为产业链和中小微企业引入分布式、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企业可以在平台上注册和登录,实现申请、额度、资产管理、取款和还款等在线操作,并可以使用查询、提醒和授权工具辅助内部分析和控制。还可以通过系统对接与多方在线协作,实现信息共享和业务融合。

截至2018年底,福建华通银行共有员工196人,其中信息技术部员工74人,占总人数的39.78%。

第三网上银行高层管理者频繁更换命令

福建华通银行成立之初,就成立了一个高层管理团队,其中许多人来自兴业银行、招商银行和伟忠银行。

然而,没过多久,福建华通银行的高层管理人员频繁更换。据目测,本行包括监事、董事和法定代表人在内的高级管理人员共更换了五次。

值得一提的是,仅在两年多的时间里,福建华通银行就连续两任行长。2017年11月,福建华通银行行长郑心林离任不到一年。当时,该职位暂时由华通银行副总裁陈文胜接任。郑新林曾任伟忠银行副总裁、兴业银行同业业务部前总经理。

空缺六个月后,2018年6月19日,福建华通银行迎来了第二任行长。经福建华通银行第一届董事会第四次临时会议批准,并经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福建监管局批准,李超被任命为福建华通银行行长。李超曾担任广发银行南京分行党委书记兼行长。

此后,福建华通银行董事长的职位也发生了变化。今年3月15日,中国工商银行福建分行总经理兼营业部副行长刘丹担任福建华通银行董事长。第一任主席是前兴业银行副行长陈康德。

2019年之前,华通银行将连续两年亏损,领导层的频繁变动可能是原因之一。

苏肖睿告诉记者,民营银行高管的频繁变动可能会导致“水土不服”。许多私人银行高管都有传统的银行经验。

并且从两个方面具体说明,第一,民营银行与传统银行相比,在其定位、服务领域等方面更加详细和明确,一些习惯于大线资源的高管,可能会对民营银行感到“束缚”,比如民营银行专注于存款、贷款、汇款等基础业务,而传统银行并不局限于此,拥有更广阔的业务空间。

第二是性能原因。尽管私人银行有自己明确的定位,但仅靠这些“原始业务”不足以支撑私人银行的生存。自2018年初强有力的监管以来,一些违规的私人银行经常被罚款,或者成为高管更换的导火索。

福建华通银行是继深圳前海伟忠银行和浙江网通银行之后第三家采用分布式互联网技术的民营银行。一直以来,福建华通银行充分利用互联网,通过大数据分析等科技手段,为小微企业、“三农”、社区居民和消费者提供服务。

当被问及私人银行的机遇时,苏肖睿告诉记者,从已经发布半年度报告的私人银行来看,大多数银行已经盈利,“它们在制度和人员方面更加灵活,拥有天然的互联网基因”。

然而,苏肖睿也承认,私人银行仍然面临一些挑战。从资产的角度来看,下沉的客户需要平衡他们的风险。从负债角度来看,由于缺乏业务网点和压力,银行间业务受到强有力的监管,向散户投资者发行的智能存款也面临合规性测试。

责任编辑:冯·瑛子编辑:冉·东学


快三开奖结果 吉林11选5 极速牛牛app 中国竞彩网 500万彩票网

上一篇:可酸可辣,可盐可甜,这就是广西

下一篇:“婚前同居可以,但不能犯这个错”,母亲提醒女儿的话,意义重大

扫描关注微信
下载客户端